両白

等待猝死

用一趟电车的时间去难过,然后全部忘记。
说再见时会感到伤感,而伤感的不是这个行为而只是再见这个词本身。
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,绝对不可以忘的东西。
名字,声音,长相,都可以忘,都应该忘,不忘不行。
就当八月的倒数第二个周日从来没有路过池袋,我从来没有遇到谁。
喜欢真是最难看的情感,然而人就是怕难看。
孤独是命运,我只是还没习惯。

さよなら、三浦君。

リトグラフ 石版画

「東京日和」 他们在别有用心的生活里翩翩舞蹈,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长生不老。

多摩美术大学版画一年。

逃学两个星期,失踪人口重返校园。
同学们对我都很好,以为我之前出了什么事。
今天看见关根和风季,跟平时一样打招呼。关根说「总觉得看见孙酱笑是好久不见的事了」
我什么时候在学校已经变成这么黑暗的chara了吗?
一上学就有种强烈的压迫感,尤其是走进石版画工房。
我好像也变成了一块任人宰割的版,满身刻画,每个毛孔都浸满了灯油,无法呼吸。

我仍无法克服对人类的恐惧。

2017.7.2 池袋 19:07
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个日曜日,每个日曜日与你一起度过。
我想拍到更好的特写,不自觉的离你靠的越来越近。
东京的夏天到了,站了四小时的我有点体力不支。
天暗了,云彩变成粉橘色。
你的眼睛不论何时都闪闪发亮,而我总是来不及摁下快门。

你不用唱出太好的声音,不用什么技巧。
什么都不用。
我能接收你的声波,也只能接收你的。
我对你的感知只有这些,对池袋也是,所以我拍的在池袋的你千篇一律。
确实只有这些。
东京的夏天又来了啊。

你不是什么神,也不是什么患者,只是个我想永远保护的少年而已。

周六祈祷不要下雨,真的不下了。
今天下午本来也掉小雨点,祈祷停下吧,真的停了。
就保持这样就很好。
我的爱,你的声波。

YAHOO的卡申请下来就立马买相机,能便宜5000円。

人生的意义,时间的意义,爱情的意义,都不探寻了。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。
与你的相遇就是哲学,艺术,一切的美。
我爱你。这样就很好。

实在拍了太多太多,一次发不完。
一张也不想删除。
尽管这样狂摁快门都不能全部留住。留不住的就是留不住,拍照也是一样。
荒木经惟说,「爱是以快门的次数决定的。我认为,要记住所有的东西」。
我深以为然…!
记忆具有欺骗性,即便留下了你的眼睛,你也只能一次次离我远去。
我大概不是真正喜欢荒木的作品,只是个浅薄的情怀粉 今天麻由带了男朋友来,我疯狂吃狗粮…我说我也想恋爱,麻由说我肯定特别受欢迎2333我说没有,我有喜欢的人,但是他不喜欢我。麻由突然就说“但是晋桑喜欢你你知道吗”,我仿佛被雷劈… 她说“你发现没有,那个女孩子用单反拍他他都没什么反应也不看她,但是凉酱每次举起手机他就会笑,你也发现了吧你的照片大部分他都是笑着的”
很清楚只是我抓拍了他笑的时候而已,并不是因为我笑。但是听了这种话谁都会开心吧?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我今天终于明白荒木经惟说的「我们踢着一支啤酒罐回家的晚上,我看到你脸上的微笑。只是来不及按下快门,那一刻已经过去了」是个什么感觉。

我已经在电车上,突然看见他发推说没带调音夹,如果没人借他1000円他就只能回去。我说「有!!不许走!!!」然后见面的时候没忍住骂了他アホ,他说ごめんww

今天终于第一次被他叫「涼ちゃん」。
雨野盯着我看,我问她你看什么呢,她说“就是看女孩子很享受ww”
他本来在布他的音响吉他,突然来一句「雨野桑,不许对我的粉下手哦」
当时我和雨野都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我是完全傻逼了,雨野说了类似“凉酱早就是我的了”之类的话开玩笑。
然后他又突然来一句「凉酱也不可以哦」。
傻了。

昨天我跟他说“我想听你唱的文学少年的忧郁”,他说知道了,我没忍住用片假名拼了个woaini。

走的时候跟我说
「凉小姐,我发现你跟小林贤太郎是一个学校还是一个专业的啊!超羡慕!」
「是啊,而且其实我之前合格的还是跟黑木小姐一个学校」
「黑木……黑木华?!」
「嗯哼」
「卧槽!!(跳起来)真假的啊卧槽!!」
「但就是合格了而已,最后没有上」
因为你。

我不想入睡,也不想清醒。
我想变成植物,变成东京女孩身上的香水分子。
我拒绝接受除你之外的任何声波。
都没什么,可以浑浑噩噩。
你是只过于自由的海豚,我在你的声波里心甘情愿的安静死亡。
你怎么可以让我这么喜欢?
怎么可以?